沪剧网公众号

关注沪剧网微信公众号,定时推送前沿、专业、深度的沪剧资讯。

手机版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著名演员是怎样处理舞台事故的

来源: 骏良 2012-10-7 12:25:05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骏良 于 2012-10-7 12:36 编辑

著名演员是怎样处理舞台事故的?


“骏马也有失蹄时”演员在舞台上的演出,和平常人在生活中一样,总会经历过一些发生在舞台的意外事情。

笔者从童年算起,看过不下几百场各种戏曲,作为观众,曾经在观看演出中看到舞台上发生的出乎预料一些事故。但面对如此突发事件,这些有经验的著名演员,反应灵敏,沉着应对,处变不惊。经过他们的机智处置,有的逢凶化吉,化险为夷;有的顺水推舟,以变应变,不露痕迹,一般观众根本就不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事情。

有几件事,在我的脑海里印象是深刻的。


丁是娥巧拾“罗汉钱”


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丁是娥老师就曾经正确处理好舞台上的一件事。

沪剧《罗汉钱》是丁是娥在解放后的第一部力作,参加华东戏曲观摩会演获得演员一等奖。后该戏被摄制成电影,在全国有一定的影响。戏中小飞娥“为了迭格罗汉钱”一曲唱得家喻户晓。

一次在演到“回忆”一场戏时,她刚唱完“反阴阳”曲调的“这痛苦我永生永世难忘记”,转而小飞娥转身立起,用“快板慢唱”曲调唱出“罗汉钱呀罗汉钱,是好是坏难分辨……”,接着慢步走向舞台的中央。可能是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,太入戏了,手一松, “罗汉钱”掉下来了。她当时一瞬间心中暗暗一惊,“坏事了,怎么掉在地上!”

随即她不动声色地继续演唱,同时按京剧《拾玉镯》的套路,移动小花舞步过去把“罗汉钱”拾了起来,并举起手中的手帕把铜钱轻轻地擦拭了一下,然后捧着往胸口上按住。几个细小的动作做得干净利落。整个过程中音乐没有停顿,戏有条不紊地继续演了下去。观众还认为这是为“小飞娥”醉心于“定情物”而设计的呢。

后来有人把“罗汉钱”演到这里时,也依葫芦画瓢,把掉钱、拾钱、拭钱、捧钱等动作重复一遍。丁老师看后就笑着说:“原来戏里根本没有这样的处理。但钱掉在地上,不拾起来戏无法做下去。这是我为台上的失误补了几个动作而已。以后演出不要把我错误的东西也照搬上去。”



凌爱珍深情看“儿子”



沪剧《红灯记》是爱华沪剧团1963年春节起在红都剧场首演的剧目。由于受专家和观众的热捧,剧团一再轮换几个剧场继续演出。我是剧团演到哪里,就看到那里。应该说几遍看下来了,对剧情和唱段是比较熟悉了。

一次剧团在新光剧场演出。当演到“刑场斗争”一场母子会面时,扮演李奶奶的凌爱珍唱到“玉和啊,让姆妈好好看看你……”,接下来她却没有声音了。该剧她已经演过许多场次了,不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也应该是十分熟悉了。但这场戏中,她硬是把下面的唱词忘了。因为唱的是“清板”,当时音乐也停止了,全场肃静。但她不愧是一位老资格的表演艺术家,一方面尽力在思索后面的唱词,一方面又加大动作:理理李玉和撕破的衣服,轻轻檫拭他脸上的血迹,深情地从上到下,把“儿子”看个够,然后唱出“神态依旧使我回忆当年情”……

这番铺垫,一招真灵,既体现了革命两代人的深情厚谊,又为垫空赢得充裕的时间。唱词到底是她自己想起来了呢,还是由扮演李玉和的袁滨忠轻声提示了她一下。这不去管它了,反正戏又完整地演绎下去了。

观众被复杂的剧情和她俩动听的唱腔吸引了。一大段唱毕,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。事实上有几个观众能这样熟悉整个唱腔结构安排?几个会知道凌爱珍老师那天是吃了一个“大螺蛳”?

文革后的一天,我和凌爱珍老师谈起这件事,日久时长,她已经记不起了。但她没有否认,同时谦虚地说,这种事情是会发生的,当时可能脑子里一下子是空白一片。本着对观众负责,演出决不能停场、冷场,影响演出效果。演员应当机立断,紧急处理,认真补场。但事后要找出原因,吸取教训,补做功课。特别对老演员来说,这是不应该发生的;从另一方面来讲,事情既已发生了,演员之间要相互补台,决不能袖手旁观。这是“艺德”、“戏德”。



王盘声智踏灯笼火



六十年代笔者在新光剧场看过艺华沪剧团演出全本传统剧目《借黄糠》(根据人民沪剧团整理本)。王盘声、王雅琴、钱逸梦等演得好不说了,有一件事几十年后,我始终没有忘怀。

舞台上演到“放水墩”一折。父女俩悲戚戚的唱腔和当时的气氛,着实感染了台下坐得满满的观众。

黑漆漆的夜晚,剧中人“小囡”一手提了连着红灯笼(已点着蜡烛火)的棒,一手搀着“爹爹”向娘舅家走去。两人边走边唱“父女俩吃苦是眼前,出家人一世要撞苦钟。有朝一日风云转,(我)赚钱养家乐无穷”。唱——还在继续。突红灯笼燃烧起来,这是边走边晃动,蜡烛没插牢而倾斜才造成的恶果。

演“小囡”的青年演员虽然唱做俱佳,但突然的变故使她惊慌失措,看着手里烧起来的红灯笼不知如何是好——楞住了。

“姜还是老的辣”。演“爹爹”“李俊民”的王盘声,不慌不忙,刻不容缓,迅速把灯从“女儿”手里抢过来,提着灯棒使劲地把灯笼往脚下踩(同时也顾及舞台上的地毯)。火熄灭了,“女儿”也回过神来。

王盘声处理及时、得当,须臾之间,舞台下没有骚动,观众看着全过程,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这时“女儿”一手接过棒下“踏瘪脱的灯笼壳子”,一手又搀着“爹爹”,唱着“灯笼一盏向前引”……

观众乐了,发出热烈的掌声。



茅善玉摔伤“不下火线”



200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,上海沪剧院排出最佳阵容复演原爱华沪剧团“袁(滨忠)派”经典名剧《红灯记》。院长茅善玉亲自挂帅,出演李铁梅。

我应邀去看演出前一天内部的全剧彩排。那天晚上,逸夫舞台的观众厅里坐了没多少人。观众虽不多,但演出气氛却是很热烈。因为观众是行家——沪剧院的从业人员,还特别邀请原爱华沪剧团的老员工,来看他们以前的“看家戏”。再则就是为数不多的观众,这些人是“爱华”和袁滨忠的“。铁杆粉丝”。

剧组演员的表演十分敬业,戏一场又一场顺利地演下去。这些特殊的观众好多次给于热烈的掌声。台上的演员受了鼓舞,演得格外有神。

当演到李玉和被日本宪兵队长鸠山“请”去赴宴,同时家被抄了,东西被丢得横七竖八。李玉和走出家门时,一阵寒风吹来,女儿李铁梅赶紧拿了爹的围巾追上去, 想给爹围上。这时不仅被宪兵队员挡回,而且被横翻在地上的椅子绊住了脚,演李铁梅的茅善玉直直地摔倒在舞台上。

一般地说,演员摔下去了,不是伤痛得厉害,自己会爬起来,况且正在演戏。所以在场的李奶奶和侧幕里的工作人员没人出面搀扶。几分钟过去了,茅善玉在地上一动也不动。啊,坏事了!她演戏太投入,这一跤摔得太重了!

这时台上工作人员才感到事态严重,大幕迅速拉上了。舞台下的观众骚动了,“小茅怎样了?”成了大家热切关心的话题。这么多的人,又不能一起轰到后台去。

在大家焦急地等待信息时,约十五分钟后大幕又拉开了,戏继续演下去,茅善玉又活龙活现地出现在舞台上。“戏场似战场,轻易不下火线”。话是这么说,个中苦痛只有她自己知晓。

一跤摔闷了她。按理说为保证明天的对外演出,况且戏已经排过好多遍,今天她后面部分完全可以不用彩排了,其他人跳过她的戏,部分段落也可照常彩排。可作为院长和主要演员的她,没这样做,一切按原计划执行。

戏越演越精彩,台下的掌声也越来越热烈。

事实上类似一切为观众,一切为舞台的事,发生在茅善玉身上已不是第一次了。

当年她父亲病故时,她正好有共舞台的《一个明星的遭遇》演出任务。戏票已经放出去了。“我要对观众负责”。她一句话,也是一切按原计划执行。她强压悲痛,在台上演出依旧有声有色,散戏后却在后台嚎啕大哭。

这就是人的品格,演员的戏德,小茅心中就是观众第一。



王雅琴巧修”织布机”



这是团内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的一件事。

五十年代的一天,艺华沪剧团夜场演出古装戏《孔雀东南飞》,由王雅琴、王盘声等主演。马上就要开场了,大家已经化好妆,有的连戏装也穿好了,有的站定在侯场门不远处。

有两个青年演员因上场晚,看看没事了,还在开玩笑,嘻嘻笑笑,打打闹闹,互相追逐。一不小心甲演员推了乙演员一把,乙演员没防备,一屁股倒在后面的道具“织布机”上了。这个由木条拼起来的大道具,本来就是“花架子”,中看不中圧,一下子散了架。

“织布机”是剧中人“刘兰芝”必不可少的大道具,“刘兰芝”又是团长王雅琴出演的主角。这下两人吓坏了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呆着。

“要影响演出了”,有人马上去汇报给团长。王雅琴这时已准备好演出工作,候在上场门边,且默默地在培养感情。一听说出事了,迅速到后面现场来看。

她先问乙演员伤了身体了没有?回答是不碍事。接着她把散了架的“织布机”看了个仔细。现在再去叫做道具的木工来修理是不可能了。因此当机立断,一方面派几个人火速去找一点绳子来,越快越好;一方面又叫大家协助她,按照她的要求指向,共同用手把散了、断了的木条重新竖、搭起临时的架子。她使用的东西,木结构她是知道的。须臾绳子找来了,她和大家一起用最快的速度,把架子扎了起来。完毕后她再轻轻地试推了一下,“好,不会倒了!”她又嘱咐管道具的工作人员,等一会儿在搬动时小心一点,今天先应付一下,明天白天请木工师傅重新来加工。随后她又拍拍两个青年演员的肩膀,一声令下“大家各就各位,准备上场!”

大家看着团长沉着应变,十分佩服。也有的指着两个青年演员说“王团长的脾气真好,雅琴是“雅”,要是换了某某人(其他团的团长),今天暴跳如雷,明天两个小鬼日脚就不好过了”。

王团长是“雅”,但也不是吃“素”的。“国有国法,团有团规”。过几天在全团工作会议上,她把这个问题也提出来了。

她说话的风格和她唱戏的特色是一样的:文文雅雅,幽幽静静,但掂得出分量。“那天发生的事,我当团长的有责任。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,但劳动纪律还是那么松懈,发生了事故。说明我的工作没有抓好,我要检讨。从我做起,今后到剧场后,就是准备上‘战场’,我们的一切就是为观众服务,而且要服务得好。”

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。

团长没有直接批评两个青年演员,却“引火烧身”。大家普遍受到了一次劳动纪律教育,两个青年演员面上红通通的,我想教训也够受的了。

当领导也好,作为著名的表演艺术家也好,总会碰到一些麻烦的事情。处理问题时要讲究“艺术”和方法。



“灯光效果配合我杨华生”



多年以前,一位滑稽演员到我处来坐坐,闲聊中讲起一件事,我听后确实佩服老一辈艺术家有特殊的本领。

那事发生在文革后不久的一天。新组建的上海人民滑稽剧团在外地巡回演出,那天晚上正好著名滑稽演员杨华生在剧场里演出独脚戏《五更相思》。动乱十年,老艺术家好久未登台亮相,有演出的机会当然要一唱为快。台上杨老师唱得起劲,台下的观众则听得津津有味,气氛相当热烈。

刚唱到三更时,大概是电线短路的原因吧,场内灯光一下子全都黑了。熬过文革戏剧短缺而饱受“饥饿”的观众,好不容易今天看到了一场好戏,谁知中途出了毛病,你说恼火不恼火?场内立刻骚动起来。

杨华生不愧为老艺术家。马上提高嗓音、插科打诨:“大家不要慌,我唱的人不急,你们观众更不要着急嘛。现在三更天了,天不黑,什么时候黑呢?”全场观众被逗乐了,场内开始安静下来了。

杨华生又继续说:“这是给我配的灯光效果。为了欢迎我,这是‘特地’为我安排的。其他人来就不一定会有了。”接着他又说:“我杨华生的眼睛是出名的,像两只五百支光的电灯泡,剧场没电时,正好派用场”。

台下的观众更乐了,笑声一阵又一阵。有人还说,杨老师,今天黑糊糊的,侬中头彩了。台上台下互动着,场内一下子热起来了。

估计时间等得差不多了,杨华生开始收场了。“我继续唱下去。等到四更天和五更天了,灯自然会亮起来的。不信,你们等着看”。

不一会灯光全亮了。观众哄堂大笑。杨华生唱得更卖力了。一曲终了,观众不让他下台,一定要他再来一段才罢休。



毕春芳没有话筒唱“临终”



我记得在上小学时,有一天跟了大人们到剧场去看合作越剧团戚雅仙、毕春芳演的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。

看到“山伯临终”,一场,幕起,毕春芳刚唱了一、两句,发觉舞台上扩音突然没声响了。她当然能感觉到。这时她不慌不忙,调整一下坐姿,使足劲,用本嗓继续唱下去:“见诗稿犹如见贤妹,反使山伯更愁眉”……

那时我坐不住了,往卫生间走一走。

反身进来时,音响还没接好,而毕春芳没有话筒继续在唱“四九,你恳求爹娘如我愿,我死后胡桥镇上立坟碑”……

没有扩音,毕老师却不停顿下来。一声声,多清澈。场内一片肃静。有没有音响设备对她来说是无所谓的。照样唱得那样投入,那样动听。

我走进观众厅站在最后一排,一字字,一句句,还听得那么清楚、出彩,深深地被吸引了。一场完毕,幕才徐徐落下(当年各剧场的大幕是由上而下开闭的。不像现在是左右开闭的)。“山伯临终”剧情虽然悲悲戚戚,但观众们被毕春芳认真、负责的态度,高超的技艺所感动,故掌声响了好一阵子。

幕间,场内作紧急处理,调整好扩音设备,戏又演下去了。

这里说明两个问题:一是毕老师对艺术负责,不因为音响出了问题而“罢工”、“休工,被动等待扩音修好。这样会影响整个戏剧的气氛;二是她自科班起积累扎实的用嗓功底,在特定情况下充分地体现出来了。

这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就的。现在演出中,话筒不响的故障时常发生。群众性的“大家唱”活动不去说了,今年初连得进上海大剧院的沪剧演出也有音响“打闷炮”而出洋相。台上演员接过台侧工作人员提过去一只无线话筒,才继续唱下去。

对于我们现在的许多种青年演员来说,离开别在胸口、挂在口边的“小蜜蜂”,或去广场演出,是有困难的。虽然时代不同了,科学发达了,但老一辈艺术家练就扎实的功底是令人钦佩的。我们也不妨多练练“硬功”。



金采风严肃站定“拗造型”



六十年代在人民大舞台,我曾经看过上海越剧院由越剧表演艺术家王文娟、金采风分A、B制出演出的新编历史剧《则天皇帝》。当时在党的“双百”方针的指引下,《则天皇帝》一剧对武则天作了重新评价。用“两分法”,把过去说她是独裁、荒淫的女皇帝,实事求是地还她是一个改革进取、广开言路,新开女科的历史人物。

这天是金采风扮演武则天。舞台上改革派与保守派的斗争相当激烈,叛乱和镇压又交叉进行。剧情相当紧凑,唱腔丝丝入扣。观众被深深吸引了。

当演到武则天力排众议,广开女科,挑选女官来参政议政时,金采风演剧中人态度相当坚决。只见她头戴皇冠略昂首,两眼直视,身体半边朝里,左手紧贴后腰部,右手紧握放在前胸,好威严!一副运筹帷幄、事情必定的模样。

这时候,大幕渐渐地落下(前面说过,当年幕是上下开启的),这一场结束了。

但那天却出了事故:幕落刚下一半,就停止不动了。金采风虽然身体半边朝里,但追光灯打在她身上不息,知道大幕吊在半空中下不来。她拗了这个造型就固定在那儿,一动不动,仿佛泥塑木雕一般。

台下骚动起来,观众议论纷纷。但金采风镇定的造型鼓舞了观众:她自己这样安定,我们又怎样呢?

司幕见大幕不动了,马上采取措施。只听得舞台侧幕边一阵“乒乒乓乓”声响,大幕修理了约十多分钟,终于落下了。大家都松了口气。金采风就这样一动也不动,光立了十多分钟。

戏就继续在演下去。

有人认为,既然有事故,而且又不是演员造成的,演员走人就是。可是金采风一定是这样想的,只要不涉及演员的生命安全,应当保持当时的场景,就不要破坏了剧中的气氛。她宁可自己吃力地站定,这也是对观众负责。



戏曲是我国灿烂文化中的特定愧宝,也是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大多数戏曲演员都是很敬业的,十分爱护它。有的甚至为它奉献了一辈子。大家都不愿意在演出中出现事故,希望对观众有个好的交代。

舞台事故有两种情况。一是大家主观上意想不到会发生的,靠演员随机应变,妥善处理;二是由演员基本功不到位造成的,这就要求演员提高艺术素养。

拿京剧来说,武功戏中的跌打滚爬更容易出事故。如我见过有的戏一个演员要顶、要踢几个演员同时发来的几根靶子,偶然力不从心,有一招失手顶不住,或踢不准。京剧观众都知道武功的难度大,往往较宽容。在演员失手时,也善意报以掌声。但京剧演员比较要强,大多是不声不响,把动作重做一遍,一定要做到成功为止。那时观众的掌声更为热烈。

我也看过,越剧女演员在武打时发辫松散了,就咬住盖过脸面部分的头发继续开打。锡剧演员唱文戏时,帽子上的“翅”掉下一根,不为所动,还是认真把戏唱完。还有好多例子。不过这些部分和上面讲的突发事件完全不同的,事先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一点,基本功扎实点,事故是完全可避免的。

又如大多数沪剧演员的古装戏功夫差一点。我看一个演员演《游庵认母》时,头上不扎“水纱”,帽子几次要掉下来。扎“水纱”大有讲究。扎得紧,戴上的帽子就不会掉下来(甚至翻跟斗也可以,如锡剧《珍珠塔》里方卿“跌雪”的一场),但头很痛,很涨,不舒服,有的人也会恶心;不扎的话,帽子往往戴不牢。电视小品演员和滑稽演员往往也不肯扎“水纱”。

我要提醒青年演员们,这些基本功是一定要做到的。只要多动脑经,肯下功夫,不怕吃苦,练就扎实的基本功,好多舞台事故完全是可以规避的。同时要向老艺术家学习,正确处理好舞台上发生的事故。最主要的是发挥主观能动作用,避免不该发生的事故。


]

作者:骏  良


2011年10月16日初稿


2012年6月8日修改

参与人数 21 威望 +105 收起 理由
枫琴 + 5 谢谢!
婉君 + 5
xiangsheng1947 + 5 艺德戏德的典范!
沪梦缘 + 5 赞!顶!
我名阿蔡 + 5 顶!
镀金少爷 + 5 学生必读!写得好!
娄江沙子 + 5 既是佳话,也是教材!
双王今易木 + 5 精彩绝妙!
lujunwen + 5 好文章!
chqyhsl + 5 好记心,好文采!
frankwyj + 5 绝妙文章!
上海小步 + 5 谢谢骏良老师!学会看戏、学会看人!!.
滩簧西乡调 + 5 想评20分!骏良老师的文章真是值得一读!.
璐璐 + 5 值得拜读,十分敬业!
辛勤耕耘 + 5 写精彩,祝早日康复。
瑞雪 + 5 艺术家是在艺德的累积中诞生。.
blogfeiyunpu + 5 也是应该评十分的美文!
hjdxm + 5 演员必读!
阿杜 + 5 佩服。谢谢作者!
chen9001 + 5 演员唱戏,是进行艺术劳动.从容应对突发事件.
白水 + 5 谢谢!

查看全部评分总评分 :  威望 +105

楼主热帖

大神点评17

璐璐 2012-10-7 20:41:39 显示全部楼层
站在舞台上的演员,你既然交给了观众,那么就得对观众负责,这是做演员的起码职业道德,同时,观众也得对演员的精湛演出报以热烈掌声,台上台下相互呼应!
mars 2012-10-7 20:52:32 显示全部楼层
电视里看过汪华忠老师主演的《借黄糠》也出现舞台事故。放水墩一场汪华忠老师的胡子一直在往下掉,但是看得出来他一直在努力按回去。
上海小步 2012-10-8 09:29:56 显示全部楼层
骏良老师的美文“著名演员是怎样处理舞台事故的?”很及时,是巧合?!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耐人深思哦······

选择你要选择的 同时也要承受那些必然要承受的 得到的同时也要懂得这一切的代价
龚山荣 2012-10-8 09:45:26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!
秋高气爽重阳日,祝各位网友节日快乐!身体健康!
frankwyj 2012-10-8 10:53:19 显示全部楼层
真是沪剧的老行家啊!钦佩!钦佩!好文章有看头。谢谢上传!
         
今日“戏迷交流''栏目有问题,可能是被什么强占了发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文章还是广告。
lujunwen 2012-10-8 12:55:42 显示全部楼层
双王今易木 2012-10-8 18:21:09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骏良老师为我们提供了鲜活的教材!
娄江沙子 2012-10-8 23:10:30 显示全部楼层
昊月地 2012-10-12 15:15:23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昊月地 于 2012-10-12 15:47 编辑

我很高兴找到了沪剧网,就像回到了自己家的感觉。因为我从小在我父辈们的熏陶下喜欢沪剧艺术,因此喜欢上了沪剧前辈的许多老艺术家,现在薪火相传代代都有杰出的后秀代表,随着民营剧团的纷纷崛起,我想沪剧一定会重振辉煌,让沪剧事业不断发扬光大。
本文来源于: 中国沪剧网(http://www.chinahuju.com) 原帖地址:http://www.chinahuju.com/thread-16162-1.html喜欢沪剧艺术。[font=
我名阿蔡 2012-10-12 19:24:55 显示全部楼层
沪梦缘 2012-10-12 22:15:50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陈老师好文章的上传,这是一些著名老演员的舞台实践经验的创举。更值得当今青年演员学习与借签!
今天是父亲节愿天下的父亲永远健康幸福、吉祥快乐!
xiangsheng1947 2012-10-13 08:24:06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骏良老师精美文章,值得专业的,业余的演员认真拜读学习理会。骏良老师的美文“著名演员是怎样处理舞台事故的?”很及时,是巧合?!令人深思!
这个年龄真好,没有辜负阳光,没有辜负父母,没给孩子添累,活出自己的骄傲!
明辉 2012-10-13 23:27:28 显示全部楼层
说得好!这就是艺得。
婉君 2012-12-3 21:58:34 显示全部楼层
Even  in  death , our  love  goes  on ...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骏良

45
粉丝数
40
帖子数